免費論壇 繁體 | 簡體
Sclub交友聊天~加入聊天室當版主
分享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开启辅助访问站点地图

美化代码新人必看赚取圈币

返回列表 发帖
查看: 253|回复: 1 收起左侧
开启左侧收起左侧开启左侧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打印

但愿人长久   [复制链接]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再见到他的时候,依旧是大风吹起的日子。宫院深深,那几树银杏竟已几多森郁,早些年的烂漫绚丽忽的就散了,如同他那些时候总是笑得一脸粲然,如今却满是苍白阴沉,倒像是半死不活。大风吹,沙迷眼,他眼里似乎有些闪烁,转瞬即逝。盈袖的发髻被吹得有些乱,近来宫里时兴的发式或是受不住这肆意的风婆子,反倒理还乱了。罢了,盈袖终于回过神来,用尽全身力气微微朝那个方向行了个万福礼,悄然退下楼亭,却又是浑身颤抖,依着两位仕女的搀扶,终不敌方才那愕然相见,摔在畅音阁冰凉的大理石板上,发髻散落了一身,两只鎏金鸾凤尾步摇支离破碎,上面的几绺朱色的流苏落在地上,像是什么东西也一起碎了一般,化作几缕青烟便去了。
盈袖再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谨妃了,卧塌下跪了乌乌泱泱一大堆人,口中皆道着“谨妃娘娘万福金安”,皇帝和各宫送来的赏赐络绎不绝,各类奇珍异宝、古玩字画,一时这永巷北角的未名轩竟这般金碧辉煌。新封的谨妃,未到一月的胎儿,不过尔尔。盈袖理清原委后亦是冷笑,即便有孕帝后也未曾来看她一眼,敷衍的位份与赏赐也不啻是龙胎的缘故。迁入永巷十余年,前些日子皇帝的一时之兴,倒给了盈袖这么些年都不曾有的恩赐,怕是合宫不知多少人今夜无眠。盈袖遣散了新来的众人,仍旧留下原本的四位仕女和两位宦官,亦回了皇帝的话:无需搬出永巷再设宫殿,这里清静无扰,于安胎最为合适。帝后那边并未阻拦,只派太医好生照顾着,风平浪静。至此,盈袖便成了大云朝第一个居于永巷不另设宫殿的正二品妃位。一时蜚短流长,谣言纷扰,未名轩索性闭了宫门,再不见人。三个月后,盈袖小产,帝后震怒,永巷的徐充衣与袁采女被冷宫安置,谨妃盈袖被褫夺封号,降为昭仪,合宫与永巷再无人敢探听此事,噤若寒蝉。在不安与猜疑中,大云朝又走过了一年。盈袖的恩宠似昙花一现,又回到之前与世无争、门口罗雀的日子,跟随的一干人等有两位仕女与宦官请辞,说是在其他宫里谋了份差事,奈何主仆缘浅,后会有期。
盈袖自小产复原后气色大不如从前,更是无心装扮,常是挽着一头青丝袭一身素白梅缀曲裾游荡在永巷各处,身边或跟一两位仕女,或她独自一人。旁人当她是孤冷清高,也有人说她早已神志不清,无人愿与她接近。某秋日午后,盈袖于永巷的百木苑里赏花,阵阵秋风刮得满园的木槿纷飞,阳光却是倾泻了一地,那般耀眼却不可及。盈袖拾起一支零落的木槿小心翼翼插入松散的绾丝中,嘴角一泯,梨涡教人甜进肺腑,却是瞬息之间转喜为悲,哭得五体颤抖,扑落在泥土中不顾仪态,尾随的仕女如何劝说都无用,直至晕厥。
那年初次见他时亦是秋老虎赶得满地的木槿,盈袖不过是尚仪局里一名不起眼的唤使茶女,年纪尚浅又不懂规矩,烹坏了典正命她细煮的清茶因而受了些责罚,一时伤心便跑到了百木园里躲避。已是一个再也回不去的午后了,当时的盈袖本就失意,望着满园飘零的木槿不禁悲从中来,疯了一般地跪地痛哭。先帝的銮驾出现在近处之时,她亦来不及反应,竟一时忘了规矩愣愣地瞪着那位身着龙袍的君王,脸上满是泪痕,直到自己被两位宦官用廷棍夹着欲拖入暴室之时,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过错,忙不迭挣扎着求饶。可惜,自古君王多绝情,先帝不曾望过她一眼,只稍挥挥手,便是她的命。偌大的百木园,秋风瑟瑟,佳人凄凄。先帝的仪仗渐远,盈袖心如死灰、不再挣扎,任凭宦官将她拖去暴室,可还未出园子,便被焦急赶来的大监给拦住了。
“小丫头,咱家这有条明路,不知你走是不走?”
“将死之人,还请公公指教。”
“咱家倒是缺个旁人伺候”
。。。。。。
那日的风吹了很久,日头亦是很大,盈袖抬头迷茫地望了望天空,只觉双眼一阵刺痛,闭了闭眼,层层光晕忽闪忽无。也罢,孤家寡人一个,贱命一条,伺候谁都不过是奴才的奴才,既然还能自己选一次,索性跟了这内宫里的老狐狸,总比被打死在暴室里强,尚仪局那个地方,更是回不去了。仍是被廷棍架着,盈袖朝大监低了低头,哑然一笑,算是应了。大监大喜过望,随即赏了两个掌棍的宦官一个耳巴子,啐了一口,“你们是聋了嘛,没听见这小丫头说的话啊,还不放人,仔细咱家打发你们自个儿去暴室领板子!”
两个宦官跟打了鸡血一样急忙放下盈袖,搀着她站稳,嘴里讨着饶,“姑姑莫怪,姑姑莫怪!”盈袖倒是十分和气,未多说一句。
“小丫头, 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“回大监的话,奴婢盈袖。”
“这名字不妥,书生气太重,一个下等的奴才就该取个贱名! 以后你就叫七姑吧,这名字不打眼,在宫里行走也不容易招惹是非! ”
盈袖并没有回话,只福了福身子。
“如此,让咱家的义子送你回住处,过几日咱家请了圣上的旨意,往尚宫局取了你的官籍,便派人将人接你过来。你自去回了你宫里女官的话,即日起你养在住处罢,他事你无需再管。”
“谢大监。”盈袖退后一步,行了个大礼。未罢大监便又匆忙离开,许是上头传召。
“干娘,请随我来。”
声音很干净,盈袖瞧了瞧,倒是一个很清秀的小太监,年纪比她稍大,身材却很壮实,足足高了她一头,这大约便是大监的义子罢。
小太监冲盈袖一笑,十分稚嫩,亦是粲然。或是今日大事连连,盈袖终究薄弱,体力不支而倒了。再往后的事情盈袖记得不大清楚了,依稀只识得自己趴在一堵厚暖的墙上,淡淡的皂荚味儿闻起来很是舒服。
盈袖还未回到寝宫,永巷已沸闹非凡。这么多年了,皇帝亲自抱着后妃回永巷还是大云朝建朝来头一遭,怕也是最后一遭了。皇帝入了未名轩,见殿内简陋之至,侍奉之人寥寥,勃然大怒,当下便赐了盈袖合欢殿之位,原未名轩人等一同搬出永巷,并按贵妃的位份给盈袖添置了仕女与宦官,命太医院三品以上太医均赶来为盈袖问脉。一时,合宫哗然,风云突变。可惜盈袖晕厥三日,对这些事全然不知,因着皇帝从百木园将她抱回永巷之事,多少人早已咬牙切齿、磨刀霍霍,更不用提天子廊下那得天独厚的合欢殿了。自此,永巷于盈袖,已是过往。
折腾了半个来月,盈袖已是能下地行走,却因前次小产伤及太深,到底身子还是亏虚。打那日起皇帝倒是每日都要往合欢殿跑一趟,屏退左右,两人除了礼节性地寒暄几句,再无他话。盈袖或是拿着一两卷诗书消遣,或是若有所思地躺着,皇帝则均是品茶,大约一壶茶见底了,也便示意离开。殿内的风平浪静,内宫里怕早已是按捺不住、波云诡谲了。先前皇帝有旨意,昭仪休养,无诏勿扰。这倒是还了盈袖一个清净,但终究不知红了多少人的眼。皇后那儿则无半点动静,想是内宫之事她再无打理之意,任凭着几位贵妃摆弄罢。
半年后,皇后薨逝。昭仪盈袖自请前往北苑为皇后颂福,不再侍寝。皇帝准奏,晋盈袖为妃,另择封号“静”,即日迁入北苑佛堂。内宫并无太大风浪,虽皇帝半年如一日地出现在合欢殿,却仍是同往常一般品茶,从未真正让盈袖侍寝,见此诸妃也便安定下来,并不视盈袖为劲敌,不过偶尔逞口舌之快、争风吃醋也是有的。现如今盈袖自请入主北苑,她们哪有不喜之理,私下无不拍手称快,再加上皇后薨逝,后位空悬,一时间更是各方势力蠢蠢欲动。然各宫嫔妃表面上却是身着素槁,巴巴地往合欢殿贴,美其名曰“姐妹一别”,个个口里“静妃姐姐长,静妃妹妹短的”,哭得一脸梨花带雨,倒像是真的一般,皇后丧仪上都不见有如此惨烈,一时间合欢殿热闹非凡,直到正午盈袖才算是搬了个利索。事已至此,余生应是长伴青灯古佛罢,起码比跟那些见不得人的东西打交道要容易些,盈袖在路上是这样想的。马车缓缓,驶出这浮华鬼魅的内宫,盈袖浑身微颤,内心却是从未有的平静。

获得 小恶魔卡 一张

卡片说明:小雨丫丫 被钱袋砸中进医院,看病花了 5 圈币

卡片效果:-5

最近看过此主题的圈友

雪碧
访问时间:2017-12-04 16:40
杉杉
访问时间:2017-12-04 15:03

点评
B Color Link Smilies

您还可以输入:个字符
X

 X

支持您的分享
点评
B Color Link Smilies

您还可以输入:个字符
X

 X

返回列表 发帖
快速
返回顶部
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