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費論壇 繁體 | 簡體
Sclub交友聊天~加入聊天室當版主
分享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开启辅助访问站点地图

美化代码新人必看赚取圈币

返回列表 发帖
查看: 1453|回复: 56 收起左侧
开启左侧收起左侧开启左侧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打印

【原创】OOCN指定┃都市言情┃之矜持点~总裁   [复制链接]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本帖最后由 小雨丫丫 于 2017-8-1 16:53 编辑

“我救了你,所以你要以身相许。”于是两人第一天见面,第二天扯证,第三天分居!

111.jpg
2017-8-1 16:35


22.jpg
2017-8-1 16:35
4

评分人数

    • 月月月: 哈哈 点赞 金钱 + 20 贡献 + 20 圈币 + 20
    • 线条: 加油 金钱 + 8 贡献 + 8 圈币 + 8
    • oocn: 希望能是健康向上的文章哦 金钱 + 100 贡献 + 100 圈币 + 100
    • Lee: 不错 金钱 + 48 贡献 + 48 圈币 + 48

最近看过此主题的圈友

未来空间
访问时间:2019-01-11 01:49
無名
访问时间:2018-10-22 23:47
Lee
访问时间:2018-09-28 08:35
乔晚
访问时间:2018-08-30 13:11
dekenli
访问时间:2018-06-08 23:37
皓皓兒
访问时间:2018-01-28 20:18
赵高
访问时间:2018-01-24 10:10
一号
访问时间:2017-12-14 15:37
oocn
访问时间:2017-10-16 13:46

点评

月月月   

都会写文章啦 金庸古龙      发表于 2017-8-8 17:25 

线条   

文章写的不错    发表于 2017-8-1 17:28 

点评
B Color Link Smilies

您还可以输入:个字符
X

 X

(1)
“砰”的一声。
别墅的大门被人一脚踹了开来,惊的正在打扫的佣人身体紧绷,紧张的看着进来的人。
男人早已浑身湿透,他怀里抱着个昏迷不醒的女人,对其他人的目光视若无睹,一步步走向浴室。
随着优雅的步伐迈动,颗颗饱满的水珠从他额前的湿发上滴落到女人的脸上,又顺着女人眼角缓缓砸落在昂贵的地板上。
“秦……秦少爷……”佣人身体僵硬。
认识秦季言的人都知道他的忌讳,女人……不,只要是异性生物,都不可能靠近他一米之内,更不用说要他抱着一个女人,还是个浑身湿漉漉昏迷不醒的女人……曾经有不知好歹的女人为了靠近秦季言,那最后的下场,她都不敢再回忆。
只是……现在这个女人,到底是谁?
“秦少爷,还是我来吧。”让她站着看少爷伺候一个女人洗澡,这画面太美她不敢看!
“出去。”秦季言语气冰冷,听着十分骇人。耳边传来开门关门声,秦季言冰冷的眼眸这才稍稍转暖,他低头看着怀里的女人,目光愈加温柔深情。
他脱去女人早就湿透的睡衣,小心的把她放在早就放满热水的浴池中,亲手为她洗去身上的寒气。
女人的肌肤白皙,腰间横贯着一道显眼的伤疤,秦季言的目光微凝,视线从她的腰处移到苍白的嘴角,皱起了好看的眉宇,眼中隐隐簇起火焰。
片刻后,他俯下身体,将她苍白无血色的唇瓣轻轻含在嘴里。
点评
B Color Link Smilies

您还可以输入:个字符
X

 X

女人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中午,盯着陌生的天花板,惊恐的坐了起来,瞬间头痛欲裂。
她甩了甩头,看着身上陌生的衣服,惊的她从床上跳了下来,谁知双脚太痛,一个踉跄差点摔倒。
丝绸的柔软顺着她的动作摇曳着,划过她的肌肤,清清爽爽的感觉,可见布料的珍贵,绝对是她一辈子都不敢肖想的东西。
木质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,看着站在床边的小女人一脸防备,秦季言面无表情。“醒了。”秦季言端着早就准备好的汤药,走到她的身边,顺其自然的搂着她不盈一握的小蛮腰,好像这样的动作做了不下百遍,极其自然。
“怎么不穿鞋子?”盯着她光着的脚丫,男人的眉头崛起。
“额?我……你……”简一不知如何是好,看着那张完美到人神共愤的脸,和一脸关心她的表情,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。
机械式的任他搂着,坐在他的腿上,准备伸手接过他递过来的药碗,却不想双手被他按住。
“乖,我喂你。”碗已经到她的嘴边,不容她拒绝,简一只好开口,将一大碗苦苦的汤药喝了下去。
苦涩的味道刺激着她舌尖的蓓蕾,整个小脸都凑到了一起,看着她可爱的模样,秦季言毫不客气对着她的小嘴,吻了上去。
“唔!”
苦涩的味道,唇角的冰冷,让简一彻底傻眼,这不是做梦!
这个男人占她便宜!他是谁?这是什么地方?
惊恐的推开男人,从他身上跳出来,后退几步,一脸防备。
这样的动作,让男人不满,眯着眼睛上前,想将不听话的小女人抱在怀里,告诉她谁都可以防备,就是不准防备他。哪怕全世界都会对他不利,他都会守在她的身后对全世界不利。
“你,你是谁?我这是在哪里?”
点评
B Color Link Smilies

您还可以输入:个字符
X

 X

(2)以身相许
简一有些懵。
她最后的记忆还停留在差点被养父强奸那段上,她只记得自己打了养父,顾不得穿上鞋子换件衣服,就穿着件睡衣赤脚冲出了家门。
冲出了那个养育她十三年,给她快乐也让她痛苦了十三年的家门。
她不敢告诉养母,更不敢告诉简哥哥。
她只能疯狂的逃跑,不知道跑了多久,直到漆黑的夜开始泛白,寂静的街道开始有人的喧闹生。她穿过一条条马路,赤着脚跑了半个江城,来到小时候呆过的孤儿院,最后跌倒了……十三年前孤儿院的一场大火,烧的什么都不剩,之后孤儿院就被神秘人买了下来,一直荒废着。
再醒来,就是在这里了。
听着她的问题,秦季言眯着一双眼睛,深墨色眸子透着不可置信,还有莫名的愤怒!
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,半响之后冷冷开口,“我是谁,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以后是你的谁。”
一句牛头不对马嘴的话,让简一莫名其妙。
“什么意思?”
被打开的窗户外刮过一丝凉风,丝绸的睡衣划过她的衣服,简一又懵又愣下,突然感觉睡衣下她居然什么都没穿!
难道,难道,难道她被……吃干抹净了?
可是又不像,除了头和脚痛了点,身体没有其他的异样。
“昨天早上我在孤儿院门口救了你,救命之恩你无以为报,所以我打算,让你以身相许。”
“救了我,以身相许?我,我为什么要相信你?”任谁一觉睡起来,被别人要求以身相许都会感觉怪怪的,更不要说是这么……完美的男人。
他绝对是上帝的宠儿,一双深邃的眼眸深不见底,不敢让人直视,好像随时都会被他的眼神吸引,沦陷。
一张脸,更是帅气到人神共愤,完美的五官好像上帝亲自雕刻的一般,带着罂粟花的魅力,让人上瘾,简一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帅气的男人。
而且看着屋内的摆设,男人穿着的衣服,很有钱的样子。
这样的男人,怎么可能会让她这样的女人以身相许。
秦季言对她的质疑毫不在意,拿起放在桌边的遥控器,按下开关,昨天早上的一幕呈现在电视内。
视频内几个从夜店刚出来的小混混,看着昏睡在孤儿院大门外的简一,大雨早就侵湿了她的睡衣,几个男人瞬间两眼发绿。
领头的用眼神示意手下,将简一抬到孤儿院的大门后,好让他享用享用。
就在他们有所动作时,一辆加长版的宾利刷的一声停在了几人的身后,雨水顺着急剧的停车而飚了好远。
车门打开,秦季言迈出修长的长腿,走了下来!抿唇,皱眉看着几个男人悬空抬着的简一,脸上面无表情。
只是一双深邃的眼眸,火辣的视线,始终都没有离开过简一苍白的脸颊。
那一眼,便是万年!
秦季言迈着低气压的步伐,走到简一的身边,不带丝毫语气, 冰冷的话比这雨水还要浸透人心。
“放开她,自己滚。”自始至终,男人都没有抬眼看他们,小混混盯着他那连男人都嫉妒的侧脸轮廓,心里早就翻江倒海。
这男人太他妈有气场了!
领头的不想气势落后,在手下面前丢脸,强撑着走上前。
“你算什么东西,这是老子看上的女人,老子就想上她,你,你也敢管?”
“给过你们机会,是你们不懂把握。”秦季言眯着危险的眼眸上前一步,他们就不自觉的后退一步,直到抬着简一的他们,后背抵在大门上。
“你就一个人,哪来的自信?长的这么妖孽,信不信我先上了你,再上这个女人!男人的滋味……”
看着气势强大的男人动起了细长的手指,优雅的揭开外套的束缚,性感的嘴角勾起了好看的弧度,只是那笑意还未达到眼角。
领头还未说完的话,怎么也说不出来。他绝对不承认他害怕的说不出话来。
“你们,废了。”
点评
B Color Link Smilies

您还可以输入:个字符
X

 X

(3)那个女人是谁
他话音才落。
车上又下来两个男人,他们的身后,都有专门的人打着伞。
两个男人饶有兴致的看着,心里都在好奇这个十多年来都没有管过闲事的男人,为什么今天突然转性了?
再看看那个昏睡的女人,除了有着一张看似未成年的小脸蛋,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。
现在人数相当,领头的更是额头冒汗,只是被雨水及时冲刷掉,看不真切。
“你知道老子的父亲是谁吗?你要是敢管老子的事,老子保管你在江城待不下去!”
只是这看似威胁的话,丝毫都没有影响男人如猎豹般的步伐,优雅,却透着危险的气息。
“给我上!废了他,让他知道老子不是好惹的!”看着刚从车上下来的两个男人没有上前帮忙的意思,领头的气势,瞬间也高扬起来。
三分钟后,几个小混混外加领头的,全部躺在地上,如果忽略掉在打斗中骨头断裂的声音,他们看上去还是完好无损。
这时,从车上下来的两个男人当中,长的妖媚的人突然说道:“季言的身手又长进了,才三分钟就全部解决了。”
“他的身手什么时候退步过?”回答他的人勾起了嘴角,丹凤眼微眯。
妖孽男带着揶揄的语气问道:“殷,你猜那领头的父亲是谁?”
此话一出,两人一阵沉默,只是冷笑并没有掩去,他们为那个父亲有这样的儿子,感到可悲。

原本以为热闹已经看完了,两人打算回到车内,却不想接下来的一幕,让他们目瞪口呆,更忘记了,那个男人,真的是江城一手遮天的秦季言吗?
视频放到这里,简一已经无言以对,看了看站在她面前的男人,又继续看着视频内播放着因为她昏迷而错过的精彩。
放倒那些流氓后,秦季言走到简一面前,慢慢的弯下腰,捧着她的脸颊,那小心翼翼的模样,着实刺瞎了始终站在车边,未挪动过一步的两个男人的钛合金狗眼。
“季言是不是撞邪了?”妖孽男瞪大双眼,嘴巴毫无形象的成O型,抓着同他一边车门出来的丹凤眼男人。
只是回答他的是一阵沉默,和呼啸而过的冷风。秦季言看着那一张娃娃脸,眼眸深处闪过异常的思绪,面上却冷静如止水。
脱下外套,轻柔的披在她的身上,小心翼翼的将她抱了起来。
他的视线,始终都没有离开过她的脸颊,似乎要把她看透,看到心坎里去。
抱着她走到车边,原本就震惊的两个男人,更是无法相信自己所看到的,更不敢相信他们接下来所听到的。
“你们自己回去,我要送她去医院。”直到车呼啸而去,看不到影子,两个男人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。
“他这是重色轻友呢,还是重色轻友呢?”妖孽男嘴角抽搐,今天出门绝对忘记看黄历了。
“这家伙居然为了一个女人,把我们丢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!”
“那个女人是谁?”
这个问题,怕是只有问秦季言了。
秦季言没有送她去医院,而是来到了江城最豪华的“一线天”别墅区。
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。
秦季言想让女人以身相许,不可能毫无准备。
当天下午就让人把孤儿院附近的所有监控器的录像带,给拷贝了一份。
顺着小女人出现在孤儿院之前,一路上的录像带显示,她穿着睡衣赤着脚跑了大半个江城。
再顺着录像带观察,最先出现在监控器下的简一,是从一个快要拆迁的小区跑出来的。
她到底经历了什么?他一定要查清楚。

获得 大恶魔卡 一张

卡片说明:小雨丫丫 被钱袋砸中进医院,看病花了 6 圈币

卡片效果:-6

点评
B Color Link Smilies

您还可以输入:个字符
X

 X

(4)冷漠的让人害怕
录像带的回放,事情的经过,简一看的清清楚楚,她的确被他救了……
“谢,谢谢你救了我,可是为什么要……以身相许?”
最后四个字小的差点听不清楚,还好秦季言靠得比较近。
他这样的男人会缺女人吗?不会。
而且她有喜欢的人,喜欢了十年,哪怕不能嫁给喜欢的那个男人,她也不会仓促的把自己嫁给一个一无所知的人……不知为何。
原本缓和一点气氛,却因为女人的一句话,瞬间紧张起来,秦季言挑起眉,“你不愿嫁给我?”
简一不知道,为什么刚刚还和颜悦色的男人,突然变得冷漠,让人害怕。
“我,我不是……”就算是他救了他,他就可以逼婚了吗?
可是看着他危险的样子,拒绝的话怎么也不敢说不出口,更不知道怎么说。
她害怕的后退,身体瑟瑟发抖,却不想男人更是冷漠,看着她一步步后退,心里被堵的难受。
上前一步抓着她的手臂,怒吼一声,“不准怕我,听到没有?”
“啊。”被他的举动吓到,简一慌乱的尖叫,这个男人太可怕了,“你,你放开我,简哥哥,救我!”
这样的反抗,无疑是更刺激了男人,他抓着简一的双手,用力的将她抵在墙边,“我说了,不准怕我。”
冰冷的语气,击打在简一的心头,让她心颤。
她还在昏迷时,口中经常出现的简哥哥,现在又叫喊了出来,简哥哥三个字,彻底让男人爆发!
“告诉我,简哥哥是谁?你的男朋友吗?嗯?”
双手被他箍住放在了头顶,男人强健的双腿低着她瘦弱不堪的大腿,身体毫无缝隙的紧密相连。
男人能够清楚的感觉到简一柔软的身躯,还有她颤抖的害怕。
“不,不是,他不是。”她哽咽着回答,男人得到他想要的答案,没有了刚才的气焰,整个人放松了不少,不是她男朋友就好。
“那你告诉我,他是谁?”凑在她的耳边,询问着困扰了他一天一夜的问题。
这个简哥哥对她来说很重要吗?
温热的气息洒在她的脖颈处,痒痒的,她缩了一下脖子,却不想男人玩心再起,又靠近了几分。
炽热的唇边,几乎贴在了她冰冷的脖颈处。
“他是我哥哥。”简一忍受着他的怒气,不敢再有所动作。
“哥哥?你哪来的哥哥?”
“我……”因为害怕,她忽略了男人异样的语气,“是我养父和我养母的儿子,我,我是个孤儿……”
忧伤的气氛瞬间顷刻而下,将简一包裹在里面。很小的时候,在孤儿院,她有个哥哥,很关心的她的哥哥,哥哥说他会照顾自己一辈子。
只是后来哥哥被领养走了,第二天,她也被领养了,第三天,孤儿院就被一场大火,烧的什么都不剩了。
被领养走的时候她才十岁,可是后来的一场车祸,她的一些记忆早就模糊不堪,孤儿院哥哥的样子,她也不记得了。
如果她没在第二天被领养走,是不是就会跟着那一场大火离开人世?
“他们……对你好吗?”
原本禁锢她的双手,此事已经搂在她的腰间,托起他的下巴,看着她眼里蓄满的泪水,秦季言的心仿佛被狠狠的搓揉着。
“不……好。”忽略掉养父时不时的骚扰,养母和简哥哥对她很好。
为了一家人的和谐,她始终都没有把养父对她的骚扰告诉别人。
却不想,养父趁养母和简哥哥不在,差点把她……越想越委屈,就算被救了,还被人逼婚,虽然这个男人很完美,可是他生起气来,真的好可怕。
双手的手腕处,被勒的红痕清晰可见,她却不敢说出来,更不敢责怪他。
得到回答,秦季言面无表情,只是瞳孔毫无察觉的放大,似乎在隐忍着什么,一把将简一紧紧抱在怀里。
点评
B Color Link Smilies

您还可以输入:个字符
X

 X

(5)你不走我怎么换衣服
简一咬着嘴唇,不愿多说,直到她的身体不再颤抖,秦季言才慢慢的放开她。
看着她的手腕被自己勒出的红痕,男人懊恼不已。
“把衣服换了,我带你出去吃东西。”
走到床边,将早就准备好的衣服拿了出来。
一套内衣,一件长裙,简单大方,却不失低调奢华。
半天过去,小女人都没有动静。
秦季言不禁皱眉:“是需要我帮你换吗?”
“不,不要。”简一慌忙拒绝。
果断的拒绝,惹来男人更加的不快,他终究没说什么,等着小女人自己换衣。
不见男人出去,她只好硬着头皮,“你,你不出去,我怎么换?”
男人几不可闻的皱了眉,简一知道他又生气了。
他拿着衣服,不顾简一的后退,伸手撩起了她的睡衣。
“啊,我自己来,你放开我。”简一可没忘记,她里面什么都没穿。
男人用力的将她禁锢在怀里,“如果我想对你怎么样,早在你昏迷不醒的时候,就做了。”
简一知道他没有色心,可是让她当着一个大男人的面,换衣服,说什么也做不到。
挣扎间,睡衣已经到了腰部,急的简一不知如何是好,面红耳赤。
她反抗的力量对男人来说,完全忽略不计。
最终睡衣被扒了下来,她迅速的抢过男人手里的衣服,转过身,以世界吉尼斯纪录的速度,穿好了衣服。
面色,还带着点淡淡的气愤,在秦季言看来,她这是害羞。
简一毫无准备的被男人公主抱,向着客厅走了出去。
她惊呼一声,赶紧搂着秦季言的脖子,保持自己的平衡,“你,你放我下来,我可以自己走。”
“乖,别动。”说完,一吻便落在了她的额头。
这个男人就是两个极端,生气愤怒的时候,只用眼神,就可以把你千刀万剐。
温柔起来,恐怕只要是个女人,都无法抵挡他的魅力。
简一也逃脱不了这样的命运。
她就像是被这个男人捧在手里怕摔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一般的视如珍宝。
简一完全抵挡不了这样的温柔攻势。
客厅里坐着两男一女,简一看着他们,真的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一点都没错。
相对其他两个男人,沙发上的女人,看到秦季言抱着一个女人卧室出来后,彻底不淡定了,嚯的一声站了起来!
“华少,你最好告诉我,那个男人不是秦季言!”
被叫到名字的妖孽男,无所谓的双手一摊,意味深长的一笑:“你没看错,那个人就是你暗恋加明恋了十年的秦季言。”
丹凤眼的男人很有默契的闭口不言,看着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,即将拉开帷幕,只是微抿的薄唇却偷偷扬起了好看的弧度。
秦季言将简一轻柔的放在沙发上,如果不是那一张毫无温度的冰山脸,这样的画面,很难让人相信,这个男人是叱咤江城黑白两界的风云人物——秦季言!
“坐着别动,我去给你拿药膏。”懊恼的看着她手腕处的勒痕,冷漠的转身,对沙发上的三人视若无睹。
“你是谁?跟秦季言什么关系?”楚莹见男人的身影消失,瞬间站了起来,走到简一的面前,居高临下的质问着。
“我……”简一的话,还没有出来,就被楚莹打断。
“我告诉你,秦季言是我的,那个男人你想都不要想,否则,别怪我不客气!”
说完,还想动手给她点警告,却被华少拦住。
“注意点,想要撒野也要看看这个人是不是你能惹得起的。”
这绝对是好心的提醒,可听在楚莹的耳朵里,以为是帮简一向她宣战,顿时更加气恼。

获得 大恶魔卡 一张

卡片说明:小雨丫丫 被钱袋砸中进医院,看病花了 6 圈币

卡片效果:-6

点评
B Color Link Smilies

您还可以输入:个字符
X

 X

(6)为什么是我
“我告诉你,我楚莹看上的男人,就没有得不到的,你好自为之,早点离开他,不然,我会让你尝尝被十个男人同时玩的滋味,让你生不如死!”
这招,可是对付过不少肖想秦季言的女人,能站在秦季言身边做他的女人,只能是她,楚莹!
“你……”还不明白她说什么,简一就是个傻缺。
“楚莹,别把你用在别的女人身上的招数,用在她的身上,不然,我会让你知道,什么才是真的生不如死。”
秦季言的警告,无疑是在她的心头插了一把尖刀。
无视楚莹眼里的惊讶,秦季言拿着药膏坐在简一的身边,温柔的替她揉着手腕处的红痕:“下次,我不会那么用力弄疼你了。”
他的话,暧昧不明,让其他两个男人都愣了片刻,感情秦季言二十八年来终于开荤了?
楚莹更是无法接受,秦季言不是说过,他对女人没性趣吗?
“秦季言,你,你跟她做过了?”
秦季言没有开口否认,在别人眼中,这就是默认了!
简一看着他们暧昧的视线,从男人的身上,再到她的手腕处,让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,他们是不是误会什么了?
却不料,这样的举动,在楚莹开来,是赤裸裸的炫耀!
“你,你给我等着,呜呜呜!”说完,哭着委屈的跑了出去。
只是众人都见怪不怪,似乎常常发生这样的事情。“咳咳咳,季言,没想到你好这口,我那里还有一些道具,你要不要?”
一直以为季言不行,却没想到第一次就尝试了SM,口味够重的!
男人一个眼神丢过来,华少很自觉的闭了口。
“他在说什么?”简一跟他们完全不在一个频道,只是询问的结果,惹来了秦季言的漠视。
好吧,她不该多管闲事。
“那个,你要不要追出去?她好像很伤心,嘶!”手腕处原本温柔的力道,突然加重。
抬头对上秦季言深墨色的眼眸,里面好像蓄满了狂风暴雨。
“你想让我去追她?”
“她好像很伤心,而且好像是为了你,如果出了什么事……”话还没有说完,小手就被他捏在掌心。
“痛!”用力的想要抽回被他握紧的小手,却无果。
“你也知道痛?”“她是我兄弟的妹妹,性子就是这样,不用理会。”
不管这小女人在不在意,他还是解释了。
“放开我,你真是莫名其妙,我要回家。”
那个家,除了养父外,其他的都很好,没有阴晴不定的男人动不动就伤害她。
秦季言松开力道站起来,语气冷如晚霜:“以后,这里就是你的家。”
“我要回家,这里不是我的家,你连我叫什么都不知道,你凭什么不让我回家。”
一旁看戏的华少,单手扶额,这个小女人胆子真不小,敢跟秦季言叫板。
秦季言是什么样的人,他们再了解不过,想要留住一个女人,肯定会把这个女人祖宗十八代都查得清清楚楚,怎么会不知道她的名字了!
可是事实狠狠的甩了他们一巴掌。“你叫什么?”
两个男人目瞪口呆,感情他真的不知道人家叫什么?
反常,太反常了!
华少挑挑他好看的双眉:“殷,难道他被秦母逼婚逼傻了?”
殷只是笑笑,不言不语。
“我叫简一。”虽然不想跟他说话,但她还是乖乖的回答。
“现在知道你叫什么,是不是就有资格让你留在这里了?”
男人的霸道,让她无可奈何。
最让她害怕的是男人的温柔如镜中花水中月,来的太过虚幻。
“为什么?为什么是我?”
点评
B Color Link Smilies

您还可以输入:个字符
X

 X

(7)婚后慢慢了解
简一虽然没有过于聪明的头脑,可也不傻,男人对她的执着,好像与身俱来的一般。
她清楚的知道,在昨天之前,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的交际。
“你不需要知道为什么。”秦季言再次无视沙发上的两个男人,挟着简一,带她来到城南一处幽静的饭庄内。
“殷,你说季言到底在玩什么?”
许久得不到回答,华少侧目看过去,抬手戳了戳被叫做殷的男人,“你是不是又再想那晚跟你一度春宵的女人了?到现在人都没有找到?”
“我要是找到了,就不会这么憋屈了。”
殷少瞪了他一眼,起身率先走了出去,回想那晚婀娜多姿的女人,异常烦躁,脸颊却泛起了可疑的红晕。
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,居然算计他,上了床还敢玩消失。
她,可是他的第一个女人!
包厢内,秦季言点了一桌子的菜,可两人都没有要动筷子的打算。
简一终于忍不住,率先开口:“秦先生,我很感谢你救了我,可是嫁给你,太,太夸张了,我们彼此还不了解,而且……”
求婚什么的,也都没有……她从小就幻想着,自己喜欢的男人能给她一个感动和浪漫的求婚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被一个陌生的男人逼婚。
“婚后可以慢慢了解。”
“可我不知道你是谁,你是做什么的,更不知道你家里的情况。”简一依旧不死心,想要打消男人娶她的念头。
“婚后可以慢慢了解”还是一样语气,一样的态度,一样的句子。
简一气闷,低头吃着东西,不再说话。
看着小女人似乎不太高兴,秦季言终于开头:“吃好饭送你回家。”
“真的?”
看着她挑高的嘴角,男人的气压更低了:“回去拿户口本去民政局。”
一路上,秦季言成膜不言,车里的气氛异常尴尬,看着他近乎完美的侧颜,简一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,这个男人是她虚构的吧?
刀削的轮廓,微抿的唇角,长而密的睫毛,高挺的鼻梁,额前的刘海半遮半掩着眉宇……
整个人犹如置身云雾之中,让人看不真切,却又欲罢不能!
“吱”的一声,限量版的悍马急速的停在路边,简一这才回过神来,视线猛的从秦季言的侧脸离开。
“怎,怎么了?”像是偷吃禁锢的未成年少女,被大人抓了个现行,尴尬的手足无措,连说话都变得结结巴巴。
“你在勾引我?”
不鸣则已一鸣惊人,秦季言的话让车里的小女人瞪大双眼!
“我,我没有,我只是,只是……”
“只是什么?”
男人解开安全带,侧身压了过去,拉近了两人的距离,呼出的气息彼此交缠着,闻着对方独一无二的体香,心猿意马。
简一无言以对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她一点都不花痴,曾经也有过好看的男生追过她,只是那个时候一心学业,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心思想其他的。
面对眼前的男人,她总是羞涩的不知如何是好,他的靠近让她心慌、心颤、心悸。
“为什么不说话?”
男人很满意她的窘迫,戏谑的又靠近了一分:“我好看吗?”
“好看。”说完才知道后悔,简一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,“不,我不是……”
她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吞噬在男人的腹中,简一忘记了呼吸,忘记了拒绝,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!
整个人如火烧云一般红灿灿!

获得 大恶魔卡 一张

卡片说明:小雨丫丫 被钱袋砸中进医院,看病花了 6 圈币

卡片效果:-6

点评
B Color Link Smilies

您还可以输入:个字符
X

 X

(8)不准勾引我
瞪着铜铃大的美目,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,鼻尖接触似电流划过,颤的她浑身僵硬。
秦季言的舌尖扫过她的唇角,简一恐慌错乱的双手终于找回力气,猛的推开他,却被秦季言抓住,握在掌中。
“勾引我,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
说完,加深了这个似侵略,似缠绵的吻。
简一被吻的不知天南地北,浑身酥软,若不是腰间环绕强而有力的臂膀将她托起,她早就摊在了座位上。
秦季言宽大的手掌从她裙子 的下摆探入,腿间,腰间,一直往上……简一慌乱的按住他在裙子里面的手掌。
“不……不可以。”
直到她脸颊通红,呼吸急促,男人才放开她。
“笨蛋,接吻都不会呼吸吗?”
简一大口大口的喘气,视线始终不敢落在他的脸上,不过还是老实的回答他的话,“我,我不会,我以前没有,没有……”
秦季言的唇角勾起了好看的弧度,她的生涩他当然知道,听到她自己承认,心情似乎特别的好,
“我也是。”
简一却没懂他的话,却又不敢多问。
放下车窗,让车内旖旎的气氛消散掉,秦季言才发动车子,深呼吸几口,视线落在自己的下身,无奈的摇头。
瞄了一眼小女人羞红的脸颊,还有红肿的嘴唇,想到昨晚帮她洗澡的画面,想到今天早上她在他面前换衣服的画面,里面什么都没穿……
男人浑身似火烧一般,所有的力量都注入到了一处,双手猛拍方向盘,怒吼一身“该死。”
“额,怎么了?”简一不明所以,看着他皱起的眉宇,不知道自己哪里招惹到了他,刚才明明她才是吃亏的那个……
看着她红唇上下波动,秦季言语气冰冷,说:“不准勾引我。”
一路上,简一尽量压低自己的存在感,生怕男人误会自己勾引他。
车子在城北一片拆迁房前停了下来,简一还是不敢相信,这个男人真的要跟她结婚。
“秦先生,我很感谢你救了我,可是就这么结婚,会不会太唐突了?”
而且以他的条件,自己好像配不上她。
“带路。”
秦季言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无谓的语言解释上,行动是最好的证明。
他的霸道,让简一无可奈何,下了车,将他带到了简家租的房子前。
因为附近在拆迁,所以这一带的房租特别便宜,一家四口住在这里虽然拥挤了一点,好歹还过得去。
从下车到现在,秦季言的眉头始终没有疏散过,拉着简一的瘦弱无骨的手,又紧了紧。
“你在这里住了多久?”
“上大学开始就住在这里了。”
简一敲了敲门,没人应答,门没有上锁,推开老旧的木门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,扑面而来的是刺鼻的酒味,秦季言的眉头,皱的更紧了。
简一来到自己的房间,养父躺在自己的床上酣睡,床下的酒瓶东倒西歪。
“爸爸,爸爸你醒醒。”
如果可以,她这一辈子都不想见到这个男人,如果不是念及他简哥哥,简一早就离开这个家了。
“简一?”养父迷迷糊糊醒过来,看着简一袭长裙,还有洁白的脖颈,一时意乱情迷。
“小一啊,是不是想通了,答应我,给我上一次,你想买什么我都你买,做我的女儿比做我的情人划算,怎么样?就上一次,就……”
点评
B Color Link Smilies

您还可以输入:个字符
X

 X

下一页 »
返回列表 发帖
快速
返回顶部
返回首页